梵音禅境寄孤心

在家附近,都市中心,难得保留下来的名刹。

梵音悦耳,咫尺禅境

1976年朱周毛相继逝世,大陆政坛风云突变,刚上初一的我就离开学校,出门打工。

打工的第一个工作地点就是七塔寺。当年七塔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征用为农资商品仓库

三大殿全部被改建成放货的库房,而僧侣的日常生活场所也被改造成手工作业房。

全体男女僧侣全部强制劳动,只有七塔寺的方丈峨嵋高僧,因为高龄残疾被特殊照顾。

那时的我满怀崇敬和好奇心,经常在工作之余,跑到寺院最后面的禅房,去看望方丈高僧。

禅房前屋檐下,峨嵋方丈经常盘坐在那把特制的藤椅上,一个年长的僧侣服侍他日常起居。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放在他腿上的,那块楠竹做成的禅木,经他多年抚摸完全变成了一件宝物。

暗红色的楠竹纹理天然,光滑透亮比上过好几道清漆还要剔透,后面用梵文刻着六字真言。

那天午后,附近变压器高压线被雷电击中停工停电,我又跑到方丈面前,静坐在他的身边。

以往从不睁眼开口的方丈,那天不知怎了竟跟我说话了。

从那天起我一有空就跑到方丈那里,听他讲他自己的游历和佛经故事。

其中对于东方药师佛琉璃世界净土的描述,和盂兰盆目连救母故事情节,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青年时代,我一个人住在宁波最古老的景点—天封塔对面。经常拿上书跑到附近的延庆寺去静修。

一次在大街上,仰面遇到化缘的普陀山和尚,竟然跟我说:“施主,看你的面相和举止,和我佛有缘,结缘一次吧!”

我笑答:“万物则有缘,何言我有缘?”我进一步试探他是不是真和尚,“何为空?何为色?”

和尚笑而答道:“施主明白人,有心上我们普陀胜地吧!”

在我的记忆中,大雄宝殿内炎热的夏天都很凉爽。
从外面喧嚣嘈杂的大街,走进三大殿内就寂静了许多。
三大殿后面更是出奇的肃静,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通过一个长长的走廊,到达后面方丈居住的深院。
走廊旁边幽暗的罗汉堂内,陈放着高僧的金身佛像和历代主持方丈圆寂后的龛缸。
这块区域,那怕是夏天外面高温炎热,一踏入走廊就感觉阴气重重,万念俱灰。
但在重新复原对外开放后,我再次进入后院,感觉相差天壤之别。
当年禅境早已物是人非,峨嵋方丈圆寂多年,我也早失去了慧根和宿缘。

發表者:漢寧

Like fitness, love creation, willing to explore and pursue happiness.

有一則關於 梵音禅境寄孤心 的留言

  1. 百度结果,当年的峨嵋方丈应该是桂仓禅师,四川人云游到浙江宁波,长期留住七塔寺,少年时双腿因患风湿性关节炎被截肢。
    这样一个残疾僧人,在民国时代交通不便的情况下,云游四海,难度可想而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