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美丽的湖海,2019年却发生了令全国人民悲痛欲绝的事件,本不该发生,却已经发生。

2019年7月4日6点30分,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房东9岁女童章子欣从家中带走。7月7日,梁某华、谢某芳未按约定带回孩子,之后失去联络。

2019年7月13日12时30分,疑似章子欣遗体在象山县石浦海域被发现。7月13日20时50分,象山警方通报:经刑侦技术鉴定,在象山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是章子欣。8月13日,章子欣尸体已被火化。

发现小女孩章子欣遗体的海域,象山石浦半片山海区。

事件经过

2019年7月4日6点30分,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两名租客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房东9岁女童章子欣从家中带走。

时间线2019年7月4日至6日,两名租客和章子欣在福建漳州东山县停留两天,7月6日凌晨4时乘出租车南下,前往广东汕头。

2019年7月6日上午7时,两名租客和章子欣入住汕头陇田镇一酒店。三人当天下午1时30分离开,搭乘出租车前往潮阳站乘坐动车前往厦门,再换乘前往宁波的动车,当晚11时左右到达宁波,入住宁波火车站附近的橘子酒店。

2019年7月5日至6日,两名租客给章子欣家人发微信视频称,章子欣很听话,但具体位置并无人知道。

2019年7月7日上午10点左右,两名租客在橘子酒店办理退房,并带着章子欣离开。

2019年7月7日上午11点,梁和谢在宁波老外滩叫了一辆网约车,目的地是奉化黄贤海上长城森林公园。

2019年7月7日中午12时左右,三人抵达47公里外的海上长城。三人在海上长城只停留了几分钟,谢说看不到海,梁提出可以去40公里外的东钱湖。

2019年7月7日下午2点左右抵达东钱湖。据网约车司机回忆,他刚离开东钱湖景区不久,男租客来电话说要去70公里外象山县海滨的松兰山景区。

2019年7月7日下午3时许,车到松兰山景区。三人下车走路到南沙滩玩,从景区门口到南沙滩,约1公里,步行16分钟左右。

2019年7月7日下午4点半左右,三人坐快艇从南沙滩到东沙滩,200元一次。有船工说,当时快下班了,他们是最后一批顾客,当时女孩还拿着冰淇淋在吃。

2019年7月7日17时23分,监控画面显示,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从象山县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经过。从东沙滩到黄金海岸大酒店大约100米,走路需要两三分钟。此时章子欣家人已经与两名租客联系不上。

2019年7月7日19时18分,监控显示,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这也成为目前所掌握的章子欣出现的最后地理位置。

此处是一个建筑工地门口,就在沿海观光大道上的观日亭附近。三人下午进入松兰山景区后,走到观日亭,差不多走了约8公里,花了4小时。

2019年7月7日22时20分,两名租客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上,章子欣不见踪影。

2019年7月7日23时01分,两名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处搭乘出租车离开。

2019年7月8日0时左右,两名租客搭乘出租车来到宁波鄞州区东钱湖景区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并下车。当时两人各背一个背包,乘车期间全程没有接打过电话,也没有说话。

2019年7月8日0时许,两名租客在东钱湖跳湖自杀,两人衣服捆绑在一起。

两名租客在午夜时分,坐在东钱湖边饮酒作乐,双双告别人间,身上只剩十几元钱。

2019年7月10日晚间,章子欣的市民卡在象山县海岸线附近的一个凉亭内找到。

2019年7月13日12时30分,疑似章子欣遗体在象山县石浦海域被发现。

7月13日20时50分,象山警方通报:经刑侦技术鉴定,在象山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是章子欣。

2019年8月13日,章子欣尸体已被火化。

事件处置

群众报案

2019年7月8日10时许,浙江省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接报后,淳安公安立即调集派出所、刑侦、网警、情报等部门精干警力联合开展立案侦查,专案组连夜赶往宁波开展调查。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

搜救行动

2019年7月10日,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已组织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象山已组织警力会同县水利和渔业局、爵溪街道、民间救援组织等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 。

警方搜救2019年7月11日10时,对章子欣的搜寻扩大至直径10公里范围。2019年7月13日12时30分许,疑似章子欣遗体在象山县石浦海域被发现。浙江象山县石浦渔政码头外传出警笛声,缓缓靠近码头,多名警务人员在岸上等候,随后遗体被送往殡仪馆,警方已通知家属前往辨认。

事件回应

官方回应

2019年7月10日,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发布淳安女童失联最新情况,尚未找到失联女童 。

家属回应

2019年7月11日,章子欣姑父回应网上质疑说主要是在发现市民卡的地方寻找,小孩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孩子妈妈带走她的可能性低,就是时间凑巧,她很少过问孩子,也没有能力和精力带走小孩 。2019年7月11日,记者联系到失联女童妈妈叶弘(化名),其称因感情不和已于2015年和女童父亲分开,但2019年的7月8日才去办理离婚手续。叶弘表示,办离婚手续时孩子父亲已得知孩子出事,但直到她办完手续乘车离开时才将此事告诉她,“我以为他是骗我的”。

女童信息

主词条:章子欣章子欣,女,9周岁,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人,身高130厘米左右,体态微胖,长发扎辫子,带红框眼镜。据视频跟踪,章子欣与梁、谢三人于2019年7月7日17时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

警情通报

2019年7月8日,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现就该案调查情况通报如下:一、案件受理调查情况2019年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章子欣奶奶报案称:其孙女章子欣(女,9周岁)被两名租客以赴上海参加婚宴为由带走,逾期未归,下落不明。接警后,淳安警方经初查,锁定犯罪嫌疑人梁某华、谢某芳。鉴于案情重大,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迅速行动,组成联合专案组,先后组织500余名警力分赴上海、漳州、汕头、广州、茂名、珠海、武汉等地开展调查取证工作。二、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已婚,育有一子一女,2004年因养殖亏损负债等原因离家出走,多年未归。谢某芳,女,45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未婚,外出打工,多年未归。2005年,谢某芳经人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婚姻登记,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2019年7月8日凌晨,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酒精含量。三、女童章子欣死亡情况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7月13日,疑似被害女童遗体在象山县观日亭正南方向16海里处(石浦海域)被发现并打捞上岸。经刑侦技术鉴定,确认系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四、犯罪嫌疑人活动轨迹情况经查,梁、谢二人自2005年以来主要在广东广州、珠海、茂名、东莞等地生活。自2018年底特别是今年4月份以来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重庆、丽江、大理、昆明、恩施、宜昌、长沙、郑州、徐州、济南、潍坊、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7月4日早上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女童章子欣从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7月7日19时22分,监控显示三人在松兰山旅游度假区白沙湾区域出现;20时至20时20分许,有目击者在距观日亭约百米处,看见一女子拎着包,一男子背着一小女孩往度假区北出口行走;22时22分,监控显示度假区出口一男一女离开,未见小女孩;7月8日2时01分,监控显示,梁、谢二人跳湖自杀。专案组正围绕案件开展进一步侦查。警方呼吁新闻媒体和广大群众关注权威信息发布,不信谣,不传谣。

浙江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2019年7月14日

我的同事和朋友劝说我,把杭州女童失联案写成小说,但我不想消费他人的痛苦和不幸。

虽说对这对男女租客的所作所为深恨痛觉,他们是使害者,但他们也是受害者!

發表者:漢寧

Like fitness, love creation, willing to explore and pursue happiness.

这片美丽的湖海,2019年却发生了令全国人民悲痛欲绝的事件,本不该发生,却已经发生。 有 “ 4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