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漢寧君生日快樂

今天是我身份證上的法定出生日,59歲第一天。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回顧前半生,吾三十不立,四十仍迷惑,五十更不知天命,明年就到六十了,會耳順嗎?很難說!

但我從不後悔,更多的是懷念。

我出生在62年,內蒙古大草原的鋼城。生不逢時,遭遇三年大飢荒。

我童年少年志於學的時代,碰到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

我三十有三結婚生子,再遇企业改革下崗失業。

我四十不惑,想改善住房条件。房改了,商品房买不起了。

我五十知天命,女兒上高中大學,教育體制改革了,都要高學費了。

我到退休年齡了,國媒黨報發起輿論,大肆宣傳延長退休年齡的必要性…

想說愛你不容易!

把這曲「穿越時空的思念」獻給五十八週歲的我,再見了五十八歲的漢寧。

直播—都市生活的煩惱

我家住在十分繁忙的城市主幹線,與沿海高鐵線的交會處,幾乎整天生活在高分貝的噪音環境中。

夏天開窗通風,就像睡在馬路上一般。國家明文禁止在市區行駛的車輛鳴喇叭,但低素質的人根本不當一回事。

汽車,公交車,卡車,日夜不息。高鐵動車每隔三分鐘駛過一輛。最可惡的是重型工程車,嚴重超載,深夜鳴高音喇叭。那車經過時,我們住宅樓整幢房子都會搖晃。

更可惡的是經常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嚴重驚嚇,當你安安靜靜的在家裡做家務時,毫無症狀的突如其來傳來一陣巨響。

如果巨響發生在深更半夜時,更是會被嚇的心臟病發作。睡夢中驚嚇過來,心裡七上八下,失魂落魄,不知所措。

今晚剛才又一次受到驚嚇!重達幾百公斤的橋梁限高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搶道的重型工程車輛撞擊掉落下來。

桥梁限高架的钢管直径有电线杆子这样粗,重量几百公斤,每次灾后维修都要动用重型吊车。
白天抢修好的限高架
瞧瞧,都撞成这样了,这是人干的事吗?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直播—都市生活的烦恼

A post shared by 汉宁 (@hanning6288) on

十年前,在我家陽台下面的馬路上,發生了一起極其嚴重的交通事故。

一輛裝滿有毒易燃易爆危險品的油罐車,開錯車道撞進鐵路線的橋洞下,卡在那裡進退兩難。

油罐車罐體頂部的蓋子被撞飛,大量易燃易爆有毒氣體噴射出來,隨時隨地都有發生爆炸的可能。

如果此時,剛好一輛火車經過橋上,產生的電弧火花,會直接引起大爆炸。

整列客車,以及我們相鄰兩大居民小區,都將受到爆炸毀滅性的衝擊,方圓幾里範圍都會被有毒氣體污染。

事故發生在下班高峰期,我回家時鐵路橋下的道路已經被封鎖,官方動用了大全市範圍內的二十多輛消防車,一刻不停的向油罐車上井噴出來的有毒氣體澆水,以稀薄其濃度。

沿海鐵路線為此事故停運了24小時,經濟損失不算,我們兩個小區居民全部被疏散,有家難回。

我也被禁止回自己的小區,可是當年我老爸老媽還健在,和我住在同一幢樓,我老婆女兒都在家。誰敢攔我?老子就跟你拚命!

警察要我交出身上的打火機,才肯放我過警戒線。我找了半天,才在露天戶外的花園裡,找到我年迈的父母和妻女。

季逢初秋,情況緊急,年邁的父母衣著單薄,短袖短褲,被疏散到戶外。暮色中坐在空曠的樹蔭下,一下午沒休息,又渴又餓,沒人關心,官方也不告之今晚怎麼辦?

我只好打電話給我哥,先把父母接走。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妻子和女兒都穿著夏天的睡衣,我們整片的社區緊急停電,附近的飯館小吃都被暫時停業。

我向警察提出回家拿衣服的請求,你總不能讓我的妻子女兒穿著如此狼狽單薄,走很遠的路,找吃找住,你們官方又沒安置方案,全靠居民自己解決!

警察在我嚴重抗議下,只好放我回家拿衣服,並嚴重警告不准開瓦斯爐!不准用蠟燭照亮!

我摸黑進入自家的單元樓,樓道里那股衝鼻的氣味很濃,呼吸困難。我打開自家房門,立馬用毛巾浸水裹住口鼻,摸黑找些隨身衣服。

懷著好奇心,跑到陽台上,向下面馬路上張望。只見好幾輛消防車,圍著事故油罐車噴水。罐中的液化毒氣,氣化後產生大量的易爆易燃氣體,還在不斷的向上噴射。

我感覺眼睛被有毒氣體熏的發酸,趕緊離開家,回到妻女身邊。當天夜裡我們自己找飯館吃飯,找賓館入住。

整個事件官方沒有一個問訊,事後沒有一句安慰,這就是天天號稱為人民服務的政府。

第二天下午事故結束後回家,我們家面前的整條道路,被消防車放出來的水淹沒,馬路變成了小河,夜裡睡覺安靜了許多。

官方化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才把鐵路橋下整條道路上的積水抽光恢復交通。

橋,兩岸之間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桥,碧波之上,蓝天之下

A post shared by 汉宁 (@hanning6288)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桥,变幻梦的色彩

A post shared by 汉宁 (@hanning6288)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桥,夜色中的招摇

A post shared by 汉宁 (@hanning6288)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桥,彩虹似的倒影在水面上

A post shared by 汉宁 (@hanning6288)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桥,彼岸与此岸之间,来往与去回之上

A post shared by 汉宁 (@hanning6288) on

鬧中閒趣

綠島公園地址在環城北路與浙東運河交接處,馬路上車流日夜不息,運河船閘內運輸船一艘接一艘擺渡。

處在如此嘈雜的環境中,綠島公園內竟然有一處園林博物館。

中庭的山水景觀設計,沒能體現江南丘陵的秀麗,不如日本庭院中枯山水的意境之美。

園中的這一角,雅致可喜。矮牆花窗,修竹古井,牆外傳來鬧人的嬌語聲。

院內古樹鬱鬱蒼蒼,清閒優雅。仨倆書友,或低語或輕吟,悠然相見。

室內戶外同春光,滿院綠色入目來。

七個圓木凳,圍住一個實木茶几,是否意味著中國現代家庭的結構。四個外公外婆爺爺奶奶,加上獨生夫妻倆,帶一個獨生小孩?

中國園林中最常見的透窗花格造型。

寧波人祖先河姆渡人的A字形乾欄建築,建築下層是架空的,防水又通風。

「囿」中有山水,天然植被和鳥獸,可以狩獵,可以遊玩。「苑」大到廣袤百里,有天然植被,飛禽走獸,建有居住,遊樂,宴飲用的建築群。

窗雖明,案染尘。現代人天天身處都市叢林,時時面對大屏小屏,那有空閒舞文弄墨,體驗書香墨臭。唐山宋水仍舊在,明戲清劇已成昔。

斗拱的建築形式是中國古典建築,宮殿,寺廟,亭台樓閣等,特有的風格。

馬頭牆不但好看,還有防火的實踐效用。

這樣的木構窗扇,在許多古宅中很常見。回字花紋貼上半透亮窗紙,小姐的閨中秀,不由外人識。

這種室內隔牆的花格漏空窗,古樸雅致。窗外書聲琅琅,窗內妻女歡笑。

這種室內與戶外自然環境,融為一體的設計概念,值得倡導。

這把紈扇,估計是寶玉的雅玩。怡紅院那個妹妹定情信物。

一窗一案,為何不放置青瓷的花瓶,瓶中插上四季當令的花卉呢?

古典園林的花窗,裝修時佈置在進戶門的屏風處,一定非常有意境。

牆內樹蔭如蓋,綠草如茵,清冷閒暇。牆外車水馬龍,爾虞我詐,勾心鬥角。

一牆之隔,動靜分明。時空平行,新喧舊寂。

雨打芭蕉,點點滴滴,新綠雨中鮮。

芭蕉是古人的雨中仙,丁香是漫步在雨巷中的她。

芭蕉的葉子是樹中的巨無霸,比我人還高。

芭蕉的花非常獨特,它的果實還是第一次見。

梅園石是高檔的造園石料,只產於寧波。

如詩如歌

詩如春水,潺潺迷迷。

歌如秋波,盈盈約約。

如詩是生命的歌,

如歌是生活的詩。

詩的節奏跌宕起伏,

歌的旋律如泣如訴。

九歌是詩,詩經是歌。

民間唱歌,坊間吟詩。

詩如雨,滋潤心田。

歌如風,傳染人間。

詩如荷爾蒙,越老越衰。

歌如玻尿酸,越打越嘿。

詩在遠方,某處的田野。

歌在眼前,此時的苟且。

背詩詞,當著嚴父的面,

聽歌曲,親著愛人的臉。

詩,離你我漸行漸遠…

歌,和她他並行趨近…

台灣舞台劇

可以這麼說:在台灣,繁華的今日世界中,還存在著昔日的「竹林梨園」。

https://youtu.be/xU6muUQnzlA

李宗盛,周華健兩大歌王,原來還是故事王唉。

https://youtu.be/obb4haNjDIQ

巨星都是一步一個腳印過來的,真是紅遍天才是天理呀!

https://youtu.be/yHft31usbFc

小S一來就是不一樣!台灣滾石到底出了多少歌手?我曾經收藏過滾石的唱片,可是「後來」「再回首」「往事已成空」

https://youtu.be/T76sqz7oi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