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詩如歌

詩如春水,潺潺迷迷。

歌如秋波,盈盈約約。

如詩是生命的歌,

如歌是生活的詩。

詩的節奏跌宕起伏,

歌的旋律如泣如訴。

九歌是詩,詩經是歌。

民間唱歌,坊間吟詩。

詩如雨,滋潤心田。

歌如風,傳染人間。

詩如荷爾蒙,越老越衰。

歌如玻尿酸,越打越嘿。

詩在遠方,某處的田野。

歌在眼前,此時的苟且。

背詩詞,當著嚴父的面,

聽歌曲,親著愛人的臉。

詩,離你我漸行漸遠…

歌,和她他並行趨近…

台灣舞台劇

可以這麼說:在台灣,繁華的今日世界中,還存在著昔日的「竹林梨園」。

https://youtu.be/xU6muUQnzlA

李宗盛,周華健兩大歌王,原來還是故事王唉。

https://youtu.be/obb4haNjDIQ

巨星都是一步一個腳印過來的,真是紅遍天才是天理呀!

https://youtu.be/yHft31usbFc

小S一來就是不一樣!台灣滾石到底出了多少歌手?我曾經收藏過滾石的唱片,可是「後來」「再回首」「往事已成空」

https://youtu.be/T76sqz7oiOU

林泉高致(节选)

山近看如此,遠數裏看又如此,遠十數裏看又如此,每遠每異,所謂“山形步步移”也。

山正面如此,側面又如此,背面又如此,每看每異,所謂“山形面面看”也。

如此是一山而兼數十百山之形狀,可得不悉乎!山春夏看如此,秋冬看又如此,所謂“四時之景不同”也。

山朝看如此,暮看又如此,陰睛看又如此,所謂“朝暮之變態不同”也。如此是一山而兼數十百山之意態,可得不究乎!

春山煙雲連綿人欣欣,夏山嘉木繁陰人坦坦,秋山明凈搖落人肅肅,冬山昏霾翳塞人寂寂。

看此畫令人生此意,如真在此山中,此畫之景外意也。

見青煙白道而思行,見平川落照而思望,見幽人山而思居,見巖扃泉石而思遊。

看此畫令人起此心,如將真即其處,此畫之意外妙也。

東南之山多奇秀,天地非為東南私也。

東南之地極下,水潦之所歸,以漱濯開露之所出,故其地薄,其水淺,其山多奇峰峭壁,而鬥出霄漢之外,瀑布千丈飛落於霞雲之表。

如華山垂溜,非不千丈也,如華山者鮮爾,縱有渾厚者,亦多出地上,而非出地中也。

西北之山多渾厚,天地非為西北偏也。

西北之地極高,水源之所出,以岡隴擁腫之所埋,故其地厚,其水深,其山多堆阜盤礴而連延不斷於千里之外。

介丘有頂而迤邐拔萃於四逵之野。如嵩山少室,非不拔也,如嵩少類者鮮爾,縱有峭拔者,亦多出地中而非地上也。

謂如春有早春雲景,早春雨景,殘雪早春,雪霽早春,雨霽早春,煙雨早春,寒雲欲雨春,早春晚景,曉日春山,春雲欲雨,早春煙靄,春雲出谷,滿溪春溜,春雨春風作斜風細雨,春山明麗,春雲如白鶴,皆春題也。

夏有夏山晴霽,夏山雨霽,夏山風雨,夏山早行,夏山林館,夏雨山行,夏山林木怪石,夏山松石平遠,夏山雨過,濃雲欲雨,驟風急雨,又曰飄風急雨,夏山雨罷雲歸,夏雨溪谷濺瀑,夏山煙曉,夏山煙晚,夏日山居,夏雲多奇峰,皆夏題也。

秋有初秋雨過,平遠秋霽,亦曰秋山雨霽,秋風雨霽,秋雲下隴,秋煙出谷,秋風欲雨,又曰西風欲雨,秋風細雨,亦曰西風驟雨,秋晚煙嵐,秋山晚意,秋山晚照,秋晚平遠,遠水澄清,疏林秋晚,秋景林石,秋景松石,平遠秋景,皆秋題也。

冬有寒雲欲雪,冬陰密雪,冬陰霰雪,翔風飄雪,山澗小雪,四溪遠雪,雪後山家,雪中漁舍,舟沽酒,踏雪遠沽,雪溪平遠,又曰風雪平遠,絕澗松雪,松軒醉雪,水榭吟風,皆冬題也。

曉有春曉,秋曉,雨曉,雪曉,煙風曉色,秋煙曉色,春靄曉色,皆曉題也。

晚有春山晚照,雨過晚照,雪殘晚照,疏林晚照,平川返照,遠水晚照,暮山煙靄,僧歸溪寺,客到晚扉,皆晚題也。

松有雙松、三松、五松、六松,怪木、古木、老木,垂岸怪木,垂崖古木,喬松至一望松,皆視壽用青松、長松。

石有怪石、坡石、松石,兼雲松者也。林石兼之林木,秋江怪石,怪石之在秋江也,江上蓼花,蒹葭之致,可以映帶遠近作一二也。

雲有雲橫谷口,雲出巖間,白雲出岫,輕雲下嶺。

煙有煙橫谷口,煙出溪上,暮靄平林,輕煙引素,春山煙嵐,秋山煙靄。

水有回溪濺瀑,松石濺瀑,雲嶺飛泉,雨中瀑布,雪中瀑布,煙溪瀑布,遠水鳴榔,雲溪釣艇。

雜有水村漁舍,憑高觀耨,平沙落雁,溪橋酒家,橋梁樵子,皆雜題也。

https://zh.m.wikisource.org/zh/%E6%9E%97%E6%B3%89%E9%AB%98%E8%87%B4%E9%9B%86

女兒大學的素描習作

女兒今天回家,翻出讀大學時的素描習作,要帶回她自己的愛巢。

我翻閱了一下,覺得其中幾張畫的還不錯。問她為什麼後來不見她再畫了呢?她說工作後沒時間也沒了那份心情。我又問她近來還在練鋼琴嗎?她說也沒練了。

我跟她說,掙錢固然重要,而生活不只有工作,還要有詩和遠方,適當保留自己的興趣愛好,會讓心靈獲得淨化,情緒得到釋放。

面朝大海,總會等到春暖花開的那一天!

这幅油画出于大陆八十年代画家之手,我带在身边已经三十多年之久。
它算不上什么精品名画,但它是我们这代人的精神象征。

叫我如何不想她 劉半農

天上飄著些微雲,

地上吹著些微風。

啊!

微風吹動了我的頭髮,

叫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戀愛著海洋,

海洋戀愛著月光。

啊!

這般蜜也似的銀夜,

叫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魚兒慢慢游。

啊!

燕子你說些什麼話?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樹在冷風裡揺,

野火在暮色中燒。

啊!

西天還有些兒殘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一九二零年九月四日,倫敦。

再別康橋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艷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沈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十一月六日,中國海上

你是人間四月天

——林微因

我說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笑響點亮了四面風;

輕靈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雲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星子在

無意中閃,細雨點灑在花前。

那輕,那娉婷,你是,

鮮妍百花的冠冕,你戴著,

你是天真,莊嚴,

你是夜夜的月圓。

雪化後那篇鵝黃,你象;新鮮

初放芽的綠,你是;柔嫩喜悅

水光浮動著你夢期待中白蓮。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是燕在梁間呢喃,

——你是愛,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偶然 徐志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一九二六年五月

雨巷 戴望舒

撐著油紙傘,獨自

徬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樣的芬芳,

丁香一樣的顏色,

丁香一樣的憂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徬徨;

她徬徨在這寂寥的雨巷,

撐著油紙傘

象我一樣,

象我一樣地

默默彳亍著,

冷漠,淒清,又惆悵。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飄過

象夢一般地,

象夢一般地淒婉迷茫。

象夢中飄過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飄過這女郎,

她靜默地遠了,遠了,

到了頹圮的籬牆,

走盡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顏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悵。

撐著油紙傘,獨自

徬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飄過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回答 北島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看吧,在哪鍍金的天空中,

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冰川紀過去了,

為什麼到處都是冰淩?

好望角發現了,

為什麼死海裡千帆相競?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只帶著紙、繩索和身影,

為了在審判之前,

宣讀那被判決了的聲音。

告訴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如果海洋注定要決堤,

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陸地注定要上升,

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

新的轉機和閃閃的星斗,

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

面朝大海 海子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1989.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