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交流为什么会存在语言上的差异?

疫情期间,我算是真正意义上,走出国门面向世界。

在和两岸三地同胞交流中,我明显感觉到大陆和海外语言上的差异。

今天看到这个视频才知道原因。虽然我们说的都是白话文。

但大陆白话文来源于革命白话文,而海外白话文来源于民国白话文。

我和你们交流中,明确感觉到你们的语言更为典雅文艺,而我自己的语言简单朴实粗糙。

就好比鲁智深跟林黛玉对话,老是搞的格格不入一团糟。

我原来以为是因为我和你们受的教育程度不同造成的,今天看来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49年以后,大陆与海外两相分离,差异不只是仅仅在政治制度上,同时也在文化语言上分道扬镳越走越远。

特别是大陆六七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彻底的把民国时代刚建立起来的现代教育思想完全毁灭。

而我刚好出生于六十年代初,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都在文革时期。

如果我从小没受到家庭影响的话,可能更加糟糕。(我父亲是民国知识分子,我大姐受过文革前的高等教育)

我好像在那儿看到过这样一句话:“翻墙出国,如果你还是用国内语言考虑问题,那怕是人出国了定居海外,但你的意识形态没变,你仍然囚禁在原来的语境中。”

大陆留学海外的小红粉们就是这种情况,身在曹营心在汉,永远无法融入当地的社会。

语言对国家对民族对个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大陆与海外不只是繁简体的差距,而是文化上的差距。

这片美丽的湖海,2019年却发生了令全国人民悲痛欲绝的事件,本不该发生,却已经发生。

2019年7月4日6点30分,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房东9岁女童章子欣从家中带走。7月7日,梁某华、谢某芳未按约定带回孩子,之后失去联络。

2019年7月13日12时30分,疑似章子欣遗体在象山县石浦海域被发现。7月13日20时50分,象山警方通报:经刑侦技术鉴定,在象山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是章子欣。8月13日,章子欣尸体已被火化。

发现小女孩章子欣遗体的海域,象山石浦半片山海区。

事件经过

2019年7月4日6点30分,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两名租客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房东9岁女童章子欣从家中带走。

时间线2019年7月4日至6日,两名租客和章子欣在福建漳州东山县停留两天,7月6日凌晨4时乘出租车南下,前往广东汕头。

2019年7月6日上午7时,两名租客和章子欣入住汕头陇田镇一酒店。三人当天下午1时30分离开,搭乘出租车前往潮阳站乘坐动车前往厦门,再换乘前往宁波的动车,当晚11时左右到达宁波,入住宁波火车站附近的橘子酒店。

2019年7月5日至6日,两名租客给章子欣家人发微信视频称,章子欣很听话,但具体位置并无人知道。

2019年7月7日上午10点左右,两名租客在橘子酒店办理退房,并带着章子欣离开。

2019年7月7日上午11点,梁和谢在宁波老外滩叫了一辆网约车,目的地是奉化黄贤海上长城森林公园。

2019年7月7日中午12时左右,三人抵达47公里外的海上长城。三人在海上长城只停留了几分钟,谢说看不到海,梁提出可以去40公里外的东钱湖。

2019年7月7日下午2点左右抵达东钱湖。据网约车司机回忆,他刚离开东钱湖景区不久,男租客来电话说要去70公里外象山县海滨的松兰山景区。

2019年7月7日下午3时许,车到松兰山景区。三人下车走路到南沙滩玩,从景区门口到南沙滩,约1公里,步行16分钟左右。

2019年7月7日下午4点半左右,三人坐快艇从南沙滩到东沙滩,200元一次。有船工说,当时快下班了,他们是最后一批顾客,当时女孩还拿着冰淇淋在吃。

2019年7月7日17时23分,监控画面显示,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从象山县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经过。从东沙滩到黄金海岸大酒店大约100米,走路需要两三分钟。此时章子欣家人已经与两名租客联系不上。

2019年7月7日19时18分,监控显示,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这也成为目前所掌握的章子欣出现的最后地理位置。

此处是一个建筑工地门口,就在沿海观光大道上的观日亭附近。三人下午进入松兰山景区后,走到观日亭,差不多走了约8公里,花了4小时。

2019年7月7日22时20分,两名租客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上,章子欣不见踪影。

2019年7月7日23时01分,两名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处搭乘出租车离开。

2019年7月8日0时左右,两名租客搭乘出租车来到宁波鄞州区东钱湖景区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并下车。当时两人各背一个背包,乘车期间全程没有接打过电话,也没有说话。

2019年7月8日0时许,两名租客在东钱湖跳湖自杀,两人衣服捆绑在一起。

两名租客在午夜时分,坐在东钱湖边饮酒作乐,双双告别人间,身上只剩十几元钱。

2019年7月10日晚间,章子欣的市民卡在象山县海岸线附近的一个凉亭内找到。

2019年7月13日12时30分,疑似章子欣遗体在象山县石浦海域被发现。

7月13日20时50分,象山警方通报:经刑侦技术鉴定,在象山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是章子欣。

2019年8月13日,章子欣尸体已被火化。

事件处置

群众报案

2019年7月8日10时许,浙江省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下落不明。接报后,淳安公安立即调集派出所、刑侦、网警、情报等部门精干警力联合开展立案侦查,专案组连夜赶往宁波开展调查。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

搜救行动

2019年7月10日,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已组织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象山已组织警力会同县水利和渔业局、爵溪街道、民间救援组织等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 。

警方搜救2019年7月11日10时,对章子欣的搜寻扩大至直径10公里范围。2019年7月13日12时30分许,疑似章子欣遗体在象山县石浦海域被发现。浙江象山县石浦渔政码头外传出警笛声,缓缓靠近码头,多名警务人员在岸上等候,随后遗体被送往殡仪馆,警方已通知家属前往辨认。

事件回应

官方回应

2019年7月10日,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发布淳安女童失联最新情况,尚未找到失联女童 。

家属回应

2019年7月11日,章子欣姑父回应网上质疑说主要是在发现市民卡的地方寻找,小孩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孩子妈妈带走她的可能性低,就是时间凑巧,她很少过问孩子,也没有能力和精力带走小孩 。2019年7月11日,记者联系到失联女童妈妈叶弘(化名),其称因感情不和已于2015年和女童父亲分开,但2019年的7月8日才去办理离婚手续。叶弘表示,办离婚手续时孩子父亲已得知孩子出事,但直到她办完手续乘车离开时才将此事告诉她,“我以为他是骗我的”。

女童信息

主词条:章子欣章子欣,女,9周岁,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人,身高130厘米左右,体态微胖,长发扎辫子,带红框眼镜。据视频跟踪,章子欣与梁、谢三人于2019年7月7日17时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

警情通报

2019年7月8日,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现就该案调查情况通报如下:一、案件受理调查情况2019年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章子欣奶奶报案称:其孙女章子欣(女,9周岁)被两名租客以赴上海参加婚宴为由带走,逾期未归,下落不明。接警后,淳安警方经初查,锁定犯罪嫌疑人梁某华、谢某芳。鉴于案情重大,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迅速行动,组成联合专案组,先后组织500余名警力分赴上海、漳州、汕头、广州、茂名、珠海、武汉等地开展调查取证工作。二、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已婚,育有一子一女,2004年因养殖亏损负债等原因离家出走,多年未归。谢某芳,女,45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未婚,外出打工,多年未归。2005年,谢某芳经人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婚姻登记,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2019年7月8日凌晨,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酒精含量。三、女童章子欣死亡情况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7月13日,疑似被害女童遗体在象山县观日亭正南方向16海里处(石浦海域)被发现并打捞上岸。经刑侦技术鉴定,确认系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四、犯罪嫌疑人活动轨迹情况经查,梁、谢二人自2005年以来主要在广东广州、珠海、茂名、东莞等地生活。自2018年底特别是今年4月份以来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重庆、丽江、大理、昆明、恩施、宜昌、长沙、郑州、徐州、济南、潍坊、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7月4日早上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女童章子欣从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7月7日19时22分,监控显示三人在松兰山旅游度假区白沙湾区域出现;20时至20时20分许,有目击者在距观日亭约百米处,看见一女子拎着包,一男子背着一小女孩往度假区北出口行走;22时22分,监控显示度假区出口一男一女离开,未见小女孩;7月8日2时01分,监控显示,梁、谢二人跳湖自杀。专案组正围绕案件开展进一步侦查。警方呼吁新闻媒体和广大群众关注权威信息发布,不信谣,不传谣。

浙江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2019年7月14日

我的同事和朋友劝说我,把杭州女童失联案写成小说,但我不想消费他人的痛苦和不幸。

虽说对这对男女租客的所作所为深恨痛觉,他们是使害者,但他们也是受害者!

蒋公的故乡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东钱湖,宁波,浙江,中国。

A post shared by hanning 汉宁 (@honeytoday2013)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水墨湖山杨柳岸

A post shared by hanning 汉宁 (@honeytoday2013)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青青湖边草

A post shared by hanning 汉宁 (@honeytoday2013)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东钱湖,宁波,浙江,中国。

A post shared by hanning 汉宁 (@honeytoday2013) on

东钱湖,位于宁波。浙江最大的天然湖泊,与太湖,西湖,千岛湖齐名。

烟波浩渺,青山绿丘,特别在春夏季的早上,湖烟山岚,如梦似幻,好一副烟雨朦胧的江南山水画。

五一小长假想给自己充下电

求助各位格友,我想系统学习西方文学史,和西方音乐史,西方美术史,麻烦各位帮忙推荐一下,在下感激不尽。🌹🙏☕️

我读小学时候,大陆正处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我读初中又刚好在1976年。

初一还没读完就退学了,打工到1978年,用自己打工挣来的钱,重回学校读完初中。

1980年参加工作,以后完全靠自学,根本没有系统性的受过正规教育。

虽然已近退休年龄,但学无止境。古人云:“一日不学,言语乏味。三日不学,面目可憎。”

大脑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吧😄疫情尚未消失,宅家还得坚持。只好多读点书了。

梵音禅境寄孤心

在家附近,都市中心,难得保留下来的名刹。

梵音悦耳,咫尺禅境

1976年朱周毛相继逝世,大陆政坛风云突变,刚上初一的我就离开学校,出门打工。

打工的第一个工作地点就是七塔寺。当年七塔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征用为农资商品仓库

三大殿全部被改建成放货的库房,而僧侣的日常生活场所也被改造成手工作业房。

全体男女僧侣全部强制劳动,只有七塔寺的方丈峨嵋高僧,因为高龄残疾被特殊照顾。

那时的我满怀崇敬和好奇心,经常在工作之余,跑到寺院最后面的禅房,去看望方丈高僧。

禅房前屋檐下,峨嵋方丈经常盘坐在那把特制的藤椅上,一个年长的僧侣服侍他日常起居。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放在他腿上的,那块楠竹做成的禅木,经他多年抚摸完全变成了一件宝物。

暗红色的楠竹纹理天然,光滑透亮比上过好几道清漆还要剔透,后面用梵文刻着六字真言。

那天午后,附近变压器高压线被雷电击中停工停电,我又跑到方丈面前,静坐在他的身边。

以往从不睁眼开口的方丈,那天不知怎了竟跟我说话了。

从那天起我一有空就跑到方丈那里,听他讲他自己的游历和佛经故事。

其中对于东方药师佛琉璃世界净土的描述,和盂兰盆目连救母故事情节,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青年时代,我一个人住在宁波最古老的景点—天封塔对面。经常拿上书跑到附近的延庆寺去静修。

一次在大街上,仰面遇到化缘的普陀山和尚,竟然跟我说:“施主,看你的面相和举止,和我佛有缘,结缘一次吧!”

我笑答:“万物则有缘,何言我有缘?”我进一步试探他是不是真和尚,“何为空?何为色?”

和尚笑而答道:“施主明白人,有心上我们普陀胜地吧!”

在我的记忆中,大雄宝殿内炎热的夏天都很凉爽。
从外面喧嚣嘈杂的大街,走进三大殿内就寂静了许多。
三大殿后面更是出奇的肃静,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通过一个长长的走廊,到达后面方丈居住的深院。
走廊旁边幽暗的罗汉堂内,陈放着高僧的金身佛像和历代主持方丈圆寂后的龛缸。
这块区域,那怕是夏天外面高温炎热,一踏入走廊就感觉阴气重重,万念俱灰。
但在重新复原对外开放后,我再次进入后院,感觉相差天壤之别。
当年禅境早已物是人非,峨嵋方丈圆寂多年,我也早失去了慧根和宿缘。

瑞士,不但福利好,环境也这么好,大大的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