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的做法(胡適談新詩)

胡適先生是新文化運動的開創者,沒有他就沒有我們今天中文部落格。

全文如下:

有許多人曾問我做新詩的方法,我說,做新詩的方法根本上就是做一切詩的方法;新詩除了「新體的解放」一項之外,別無他種特別的做法。

這話說得太籠統了,聽的人自然又問,那麼做一切詩的方法究竟是怎樣呢?

我說,詩須要用具體的做法,不可用抽象的說法。凡是好詩,都是具體的;越偏向具體的,越有詩意詩味。凡是好詩,都能使我們腦子里發生一種—或許多種—明顯逼人的影像。這便是詩的具體性。

李義山詩「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敗由奢」,這不成詩。為什麼呢?因為他用的是抽象的名詞,不能引起什麼明瞭濃麗的影像。

「綠垂紅折,風綻雨肥梅」是詩。「芹泥垂燕嘴,蕊粉上蜂須」是詩。「四更山吐月,殘夜水明樓」是詩。為什麼呢?因為他們都能引起鮮明撲人的影像。

「五月榴花照眼明」是何等具體的寫法!

「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是何等具體的寫法!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這首小曲里有十個影像連成一串,並作一片蕭瑟的空氣,這是何等的寫法!

以上舉的例都是眼睛里起的影像,還有引起聽官里的明瞭感覺的。例如「呢呢兒女語,燈火夜微明,恩冤爾汝來去,彈指淚和聲」,是何等具體的寫法!

還有能引起讀者渾身的感覺的。例如姜白石詞,「暝入西山,漸喚我一葉夷猶乘興。」這裡面「一葉夷猶」四個合口的雙聲字,讀的時候使人們覺得身在小舟里,在鏡平的湖水上蕩來蕩去。這是何等具體的寫法!

再進一步說,凡是抽象的材料,格外應該用具體的寫法,看《詩經》的《伐檀》: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乾兮,

河水清且漣漪,

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

社會不平等是一個抽象的題目,你看他卻用如此具體的寫法。

舊詩如此,新詩也如此。

現在報上登的許多新體詩,很多不滿人意的。我仔細研究起來,那些不滿人意的詩犯的都是一個大毛病——抽象的題目用抽象的寫法。

那些我不認得的詩人做的詩,我不便亂批評。我且舉一個朋友的詩做例。傅斯年君在《新潮》四號里做了一篇散文,叫做《一段瘋話》,結尾兩行說道:

我們最當敬重的是瘋子,最當親愛的是孩子。瘋子是我們的老師,孩子是我們的朋友。我們帶著孩子,跟著瘋子走,走向光明去。

有一個人在北京《晨報》里投稿,說傅君最後的十六個字是詩不是文。後來《新潮》五號里傅君有一首《前倨後恭》的詩,——一首很長的詩。我看了說,這是文,不是詩。

何以前面的文是詩,後面的詩反而是文呢?因為前面那十六個字是具體的寫法,後面的長詩是抽象的題目用抽象的寫法。我且抄那詩中的一段,就可明白了:

“倨也不由他,恭也不由他!——

你還赧他。

向你倨,你也不削一塊肉;向你恭,你也不長一塊肉。

況且終竟他要向你變的,理他呢!”

這種抽象的議論是不會成為好詩的。

再舉一個例。《新青年》六卷四號裡面沈尹默君的兩首詩,一首是《赤裸裸》:

人到世間來,本來是赤裸裸,

本來沒污濁,卻被衣服重重的裹著,這是為什麼?

難道清白的身不好見人嗎?那污濁的,裹著衣服,就算免了恥辱嗎?

他本想用具體的比喻來攻擊那些作偽的禮教,不料結果還是一篇抽象的議論,故不成為好詩。還有一首《生機》:

刮了兩日風,又下幾陣雪。

山桃雖是開著,卻凍壞了夾竹桃的葉。

地上的嫩紅芽,更僵了發不出。

人人說天氣這般冷,

草木的生機恐怕都被摧折;

誰知道那路旁的細柳條,

他們暗地裡卻一齊換了顏色!

這種樂觀,是一個很抽象的題目,他卻用最具體的寫法,故是一首好詩。

全文完

我覺得胡適先生說的對,做詩如此,做文何嘗不是如此。

我們在表達某種信念時,最好也要用具體的寫法來闡述,有聲有色,有影像,有畫面,這樣才會給讀者以美感。

生活的趣味在於簡樸

花中最喜歡凌波仙子,一盆清水,幾粒鵝卵石,它就綻放出潔白的小花,清新又高雅。
水煮雞胸肉,燈椒絲洋蔥絲胡蘿蔔絲冷拼,是我減肥健身時期的主菜。
這一飲食配方,可以使我快速明顯達到減脂塑身效果。
鮭魚豆腐湯,富含不飽和脂肪酸和植物蛋白。
這兩種食物,給人體提供了優質蛋白質和有益脂肪的來源。
我每次備菜,蔬菜品種多達八種以上,這樣做的目的就是
盡可能多的吸收到,人體必需的營養成份。
同理,水果拼盤一樣要豐富多彩,才能保證營養均衡。
每次鰐梨,香蕉肯定不會少,加上藍莓草莓更好。
蔬菜冷盤會大幅減少你的食物進餐量,還會減少食鹽和油脂的攝入量,因此能起到減脂的效果。
有時早上備餐來不及,意面炒雞蛋什錦是最好的解決方法。簡單高效,營養豐富,味道不錯。
歐美人喜歡用烤箱燒蔬菜,其中有很大的學問,一來保持了原汁原味,二來不會在烹調過程讓食物的營養流失。
我在海島小鎮上,五年的孤寂生活中,每隔十天就會買上一簇鮮花帶回公寓。
不需要昂貴的花瓶,不需要華麗的擺置,鮮花本身就是生活情趣的最好點綴。
花開花落總有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殘紅滿地余芳猶在。
人生何嘗不是如此。

農業社會一定很落後嗎?

是從西歐工業革命以來,一致認為農業社會是落後的,封閉的。

特別在中國大陸,恨不得一夜之間,把農村全消滅了。

農莊田舍全部拆光,大片農田拍賣給地產商,把鄉村開闢成城市。

山林包給採石場,河塘包給養殖戶,青山綠水划給開發商。

好像消滅了農業社會,我們一定會過上全民幸福的小康生活。

結果納,大好河山被毀,山林沼澤遭殃。森林消失,河流污染,糧食要靠進口,生產資源枯竭。

中國的落後,真的是農業造成的嗎?

別把帝王的集權專制之惡,強加於農業社會的頭上!

建立在神州大地上的所有政權,都是靠農民建立起來的!

而所有政權一旦得勢,就拿農村開刀。

忘恩負義是常事,污名農業是正事!

https://pin.it/5QihsSJ

https://pin.it/6LYKgTG

https://pin.it/61D3ptm

https://pin.it/7mUVVwT

https://pin.it/2N2qNKx

https://pin.it/11dGkPM

https://pin.it/4xSTHop

https://pin.it/4bP5pxt

https://pin.it/1DS5iCl

https://pin.it/6DQzLqs

https://pin.it/3eFNEzw

https://pin.it/4FnpLmT

https://pin.it/4NCkxpB

https://pin.it/55NhSPG

https://pin.it/6FKVqog

https://pin.it/kMQDcaI

https://pin.it/2gW0yL4

https://pin.it/NmxkoYe

https://pin.it/ePKgNNc

https://pin.it/7HyHKtE

https://pin.it/57dMZ0M

https://pin.it/1LEcQYP

https://pin.it/1Dty2oj

https://pin.it/2yt4t6a

https://pin.it/5DIh8FF

https://pin.it/71Aonlr

https://pin.it/74TEHBu

https://pin.it/3ODxOO6

https://pin.it/oNpUk0b

https://pin.it/5ZV9xdE

https://pin.it/5hyMFGg

https://pin.it/3E382bN

https://pin.it/1eAurvC

https://pin.it/6mMynGu

https://pin.it/5yCC1KW

https://pin.it/47p4k8K

https://pin.it/4MRiMzM

日曆月曆—百花歷

月曆日曆是我們生活中經常用到的東西,對古代農業社會來說,更是一件尤其重要的事。

百花歷按照時序,把不同季節開什麼花,不同的花在同一時節是怎麼一種狀態,闡述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百花歷 明 程羽文

正月蘭蕙芳,瑞香烈,櫻桃始葩,徑草綠,迎春初放,百花萌動。

二月桃始夭,玉蘭解,紫荊繁,杏花飾靨,梨花溶,李花白。

三月薔薇蔓,木筆書空,棣萼蓒蓒,楊入大水為萍,海棠睡,繡球落。

四月牡丹王,芍藥繁於階,麗春花,木香上升,杜鵑歸,荼靡香夢。

五月榴花照眼,萱比鄉,夜合始交,檐卜有香,錦葵開,山丹穎。

六月桐花馥,菡苗為蓮,茉莉來賓,凌霄結,鳳仙絳於庭,雞冠環戶。

七月葵傾日,玉簪搔頭,紫薇浸月,木槿朝榮,蓼花紅,菱花乃實。

八月槐花黃,桂香飄,斷腸(秋海棠)始嬌,白蘋開,金錢始落,丁香紫。

九月菊有英,芙蓉冷,漢宮秋老,菱荷化為衣,橙橘登,山藥乳。

十月木葉脫,芳草化為薪,苔枯萎,蘆始荻,朝菌歇,花藏不見。

十一月蕉花紅,枇杷蕊,松柏秀,蜂蝶蟄,剪彩時行,花信風至。

十二月臘梅坼,茗花發,水仙負冰,梅青綻,山茶灼,雪花大出。

◎二個月花稱
長久以來流行將農歷十二個月以花名作代稱的用法,一花與一月相對應,這月花便是:正月梅花,二月杏花,三月桃花,四月薔薇,五月榴花,六月荷花,七月葵花,八月桂花,九月菊花,十月芙蓉,十一月山茶,十二月臘梅。所定月花,大多已約定俗成,雖過於簡略,卻頗具概括性和代表性,世多用之。如人稱"杏月",必指農歷二月,人稱"榴月",必指農歷五月,人稱"桂月"、"菊月",必指農田八月、九月,決無別解,不會誤會。此一月花序列,其實也應視為是一種花歷,而區還是一一對應、名副其實的花月令呢。

◎明程羽文《花歷》:
花有開落涼燠,不可無歷。秘集《月令》,頗與時對,予更輯之,以代挈壺之位,數白記紅,誰謂山中無歷也!
正月:
蘭慧芳。瑞香烈。櫻桃始葩。徑草綠。望春初放。百花萌動。
二月:
桃天。玉蘭解。紫荊繁。杏花飾其面。梨花溶。李能白。
三月:
薔薇蔓。木筆書空。棣萼樺樺。楊入大水為萍。海棠睡。繡球落。
四月:
牡丹王。芍藥相於階。罌粟滿。木香上升。杜鵑歸。茶明香夢。
五月:
榴花照眼。更北鄉。夜合始交。薝蔔有香。錦葵開。山丹預。
六月:
桐花馥。菡萏為蓮。茉莉來賓。凌霄結。鳳仙降於庭。雞冠環戶。
七月:
葵傾赤。玉簪搔頭。紫薇浸月。木槿朝榮。蓼花紅、菱花乃實。
八月:
槐花黃。桂香飄、斷腸始嬌。白蘋開。金錢夜落、丁香紫。
九月:
菊有英。芙蓉冷。漢宮秋老。蔓荷化為衣、橙橘登。山藥乳。
十月:
木葉脫。芳草化為薪。苔枯。蘆始秋。朝菌歇。花藏不見。
十一月:
蕉花紅。枇杷蕊。松柏秀。蜂蝶蟄。剪採時行。花信風至。
十二月:
臘梅坼。茗花發。水仙負水。梅香綻。山茶灼。雪花六出。

◎24番花信是:
小寒:一候梅花、二候山茶、三候水仙;;
大寒:一候瑞香,二候蘭花,三候山礬;
立春:一候迎春、二候櫻桃、三候望春;
雨水:一候菜花、二候杏花、三候李花;
驚蟄:一候桃花、二候棣棠、三候薔薇;
春分: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候木蘭;
清明:一候桐花、二候麥花、三候柳花;
谷雨:一候牡丹、二候酴糜、三候楝花。
花信風,應花期而來之風。其說源出秦呂不韋《呂氏春秋》:"春之德風,風不信,則其花不成。"按期而至的春風,因遵守信用,是為德風。若春風失信,未能按期而至,則本應臨期而開之花便會因為無風的照排而開不成了。這裡有風是因,花是果,花應風信始開意思。宋程大昌《演繁露》釋日:"三月花開時,風名花信風。初泛觀,則似謂此風來報花之消息耳。按《呂氏春秋》乃知花信風者,風應花期,其來有信也。"可參。
呂氏所言之風本指著風、然花不止於春榮,花信風必不限於春風,後人遂演為一年四季之風,號二十四番花信風;又有演為四個月自節氣小寒至谷雨之風,亦號二十四番花信風。唯世人但知後者而不知前者,蓋前者雖花名存列,卻期信不合,難配四時,致無用不彰。四個月花信風實屬春之花信風。小寒雖仍處各十二月,然古人認為,冬至日後,黑夜漸短,’白晝漸長,陰氣漸去,陽氣漸生,此稱為冬十一月一陽生,隨後十二月稱為二陽生,正月稱為三陽開泰。小寒信風已是春陽之風,臨期之花首推梅,故世言梅花光報春消息,梅花先佔天下春,即循此理。花信風,詩中涉及最多。明徐應秋《玉芝堂談薈》卷十幾《花信風》引徵頗詳:"古詩:早禾映雨初晴後,苦楝花風吹日長。又:楝花開後風光好,梅子黃時雨意濃……徐師川詩;一百五日寒食雨,二十四番花信風。崔德符詩:清明煙火尚闌珊,花信風來第幾番。晏元獻詩;春寒欲盡復未盡,二十四番花信風。此用花信風也。尹遷詩:曉雨催花信,春衣汗酒痕。張澤詩:春容將變臘,暖信已驚花。則但言花信而不言風。蔣竹山詞;春睛也好,春陰也好,著些兒春雨越好。春雨如絲,繡出花枝紅裊。怎禁他孟婆合皂。梅花風小,杏花風小,海棠風驀的寒峭。歲歲春光,被二十四風吹老。楝花風爾且慢到。又元人:榆莢雨酣新水滑,楝花風軟薄寒收。"
風有信,似銜德行,因許之為德風。偏有不依期日、行蹤無定之風,如宋範正敏《邁齋閒覽》雲:"河朔春時多大風,飛塵撼木,數目一作,二三日方止,以訪左右,對日:不德是風,且無年,名曰:吹花擘柳風、草木百谷皆籍之。"此類風,來去無信,自不屬花信風,錄此題外話,以擴見聞而已。


◎程羽文居士
門內有徑,徑欲曲。徑轉有屏,屏欲小。
屏進有階,階欲平。階畔有花,花欲鮮。
花外有牆,牆欲低。牆內有松,松欲古。
松底有石,石欲怪。石面有亭,亭欲樸。
亭後有竹,竹欲疏。竹盡有室,室欲幽。
室旁有路,路欲分。路合有橋,橋欲平。
橋邊有樹,樹欲高。樹陰有草,草欲青。
草間有渠,渠欲細。渠引有泉,泉欲瀑。
泉去有山,山欲深。山下有屋,屋欲方。
屋角有圃,圃欲寬
◎陳眉公居士
香令人幽,石令人雋,琴令人寂,
茶令人爽,竹令人冷,月令人清,
棋令人閒,杖令人輕,水令人澹,
雪令人曠,劍令人壯,蒲團令人靜,
花令人韻,金石鼎彝令人古。

百花歷全文 http://www.cngdwx.com/yibu/10/38.html

我想

我想找幢別墅,門前綠樹成蔭,屋後翠竹成林。

我想坐在廊前,晨觀山嵐湖煙,暮嘗清風明月。

我想垂釣湖邊,有魚無魚隨便,悠哉悠哉半天。

我想登臨岩壁,眼前江山如畫,腳下碧波萬頃。

我想有片茶園,山高雲霧繚繞,嫩芽新葉剛好。

我想有片芳舟,有琴有侶有酒,隨風隨波隨緣。

我想有片丘陵,左栽桃花梅花,右植李花杏花。

我想有片湖泊,湖中蘇堤蘭亭,湖岸斷橋芳汀。

我想追隨陶潛,南山東籬採菊,桃花源頭探險。

我想師從米芾,山水濃淡相宜,入畫漫遊消遣。

我想拜訪林逋,梅妻鶴子孤山,疏影暗香佳節。

我想聽經慧遠,廬山虎溪為界,淨土淨心淨欲。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She never hits the mark — I read in an online discussion of a public figure. It’s actually sad they said. She just never gets it right. Mind you they weren’t discussing anything of consequence. Not anything that could possibly be construed as morally or ethically dubious. But somehow thought their opinions mattered. ⁣ ⁣ I wish someone was around to see my disgusted face while reading. I actually said out loud, “Whose mark?”⁣ ⁣ You see, our culture tends to imply that there is one “mark” that everyone should actively aim for. That there is a “right” way to do things. A place that is somehow above reproach (or at least above negative internet commenters). ⁣ ⁣ But the thing is, there is no one mark. Because we create them for ourselves. I’ll probably never hit someone else’s mark. I’ll never do things the way “they” think I should.⁣ ⁣ Because, guess what — there is no “they”. They aren’t going to think anything of you. They aren’t going to make your life any better or worse. Because they is just a bunch of individual people — just like you. Just like me. ⁣ ⁣ We all set our own individual marks. Mine might be near yours, but I’m not aiming for it. I’m definitely not aiming for any standard that “they” have. My mark is always moving, and that’s okay — because who wants to aim for someone else’s lame immovable standard anyways? Not me. ⁣ ⁣ Happy Saturday 🙂

A post shared by ᴇᴍɪʟʏ 💜 (@emilyventures)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Unintentionally color coordinating with my favorite lake

A post shared by Jessie Hammett (@jessies__journeys) on

無法回到過去的現在

疫情已近尾聲,2019茫然成了歷史。今年1月20號,如尼亞加拉瀑布,把世紀長河截斷成了兩截。

重返上游2019,已經完全不可能了。2020下游該走向何方?

每個人,每個國家,每個民族都應該思考下了!

我個人覺得經歷了這場疫情,如唐僧過凌雲渡,2019物質的我,已隨無底小船葬身於波濤洶湧的河水中。

2020柏拉圖把我心中的真與美喚醒。我已不是過去我!我已不是曾經的我!我已是將來的我!

雖然去向仍舊朦朧,但心念比任何時候都要清晰。

還我文學,還我藝術,還我詩歌。

與雲雨為伴,與大地結盟,與山川對歌,與天地共舞,與萬物同鳴。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What a view 😯🤩 – 📸 @sebmontazstudio

A post shared by TriplePineCo (@triplepineco)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Kuşlar

A post shared by şafak (@safakseferoglu) on